泽宇☆

[你x教授]He regretted it but couldn't come back

[你x教授]He regretted it but couldn't come back

私设如山

00C预警

测试了泽宇是蛇院的人

开心啊啊啊啊

一时冲动



你烦躁的冲上霍格沃茨的塔楼。


你是斯莱特林学院的优秀级长,古老而高贵的纯血统出身,家族的继承人。


长相俊美,金发,蔚蓝如海的眼睛。


无论是在家族学院,还是霍格沃茨,你都是最耀眼的存在之一。


你总是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挂着一个无可挑剔的微笑,不动声色。


可是现在你烦躁不安,几乎要呼之欲出的魔力带着凛冽环绕在身边,显示着主人的心情


你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

还是你的魔药学教授,一个总是阴沉沉的男人。


你曾想过克制,却无能为力。你无法反驳内心深处的想法,你喜欢他。


可你的理智告诉你,这绝对不可能,你将来会娶另-一个纯血统的女子,继承家族,走- -条父亲已经为你设计好的道路。


你不能去爱上-一个年龄比自己大的男人,那必定为家族所不容。


况且,他是你的教授。


在复杂纷扰的情绪影响下,你在这个晚上无视宵禁的规定来到了塔楼想让自己冷静冷静。你站在塔楼.上,挥舞着自己的魔杖,肆意的发泄着压抑的情绪。


假面戴的太久,你也很累


你纵容着此刻略狂暴的魔力,让藤蔓和花朵铺天盖地的疯狂在塔楼上生长,遮盖一切,这是你自己创造的魔法,也是你最爱的魔法。


“从心之意”


你完全不在乎魔力的消耗,由着心情释放。


你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这样的行为造成的后果是你可能会昏迷不醒,可你不在乎,你只想要发泄。


总是挂着虚伪的笑,你也很厌恶啊。


在即将脱力摔倒在地的时候你落入了-一个药材香味的怀抱。


“你醒来最好可以解释清楚为什么会在宵禁后出现在塔楼上。


一贯平淡的声音带 了愠怒。


昏迷不醒个之前你笑了,果然,你算是真的沦陷了啊。


“从心之意”,你自己创造的魔法,生长出的花朵代表着你内心最真实的渴望。


你用过三次,花朵繁多复杂,让你无法辩别。


可是这一一次,耗尽了所有的魔力,却只有清一-色洁白如雪的百合花。


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渴望,就是你爱的教授啊。


醒来后你又重新挂上了假笑,诚恳的接受了惩罚,并且向麦格教授再三保证绝不再犯。你眼中多了种不明的情愫,笑的优雅。


看来自己实现不了家族的厚望了。


想要的一切你都会得到,那么,就让你任性妄为- -次吧。couldn't come back


你深情的看向那黑发的男人,你所爱的人。然后头也不回的踏.上了回家族的路。


在路上你噙了笑,盘算着送他的订婚戒指。


[秦唐]No light in the eye无言倾诉

[秦唐No light in the eye无言倾诉

私设如山

ooc预警

abo设定你们懂的

和题目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任谁也不会想到那个看起来邋里邋遢还疯疯癫癫的唐仁会是个0。确实,秦风也没有想到。


当时在七叔的地盘,唐仁打扮的像个土豪爆发户,又像是个招摇撞编的三无道士。


整个大厅的侦探们坐在那里,暗暗释放自己身为A的信息素在争锋相对。


那大厅里的A信息素浓的快呛死秦风,他也是个A都有些受不了,可唐仁跟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


纵使秦风之前对唐仁是个B的身份有些怀疑,在出了大厅后也完全放下了这个想法。


那么浓的信息素,又都是实力强横的A,正常的0肯定会当场湿了屁股,被迫发情。


无-例外。


唐仁什么反应也没有,他是个B。


得出这结论的秦风不知为何心中有了些奇怪的感觉,但破案要紧,他也没有在意。


陈英是个优秀的女A,漂亮也足够强大。她有个不同于任何人的地方,在看到唐仁的时候她会在唐仁的左眼角看到一个红点。


让陈英很意外,因为她可以在所有0的眼角处看到一个淡淡的红点,这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的秘密。


陈英发现唐仁居然是个0的时候是不敢相信的,哪有0在-堆A中不受影响还能死皮赖脸的过来调戏她。


可事实摆在了她面前。


唐仁,是一个装成B的0,而且是个不受A影响的0。


KiKi是第二个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她在调出唐仁全部资料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人际交往,是和一个抑制剂贩子,地下非正规渠道的黑市贩子,每四个月他们会来往一次。


Kiki立马推断出了唐仁的真实身份,伪装成和自己- -样的B,其实却是个0。


只是为了自己的某些恶趣味,她没有告诉秦风。


Kiki笑着咬了- -口棒棒糖,排名第二的天才,如果你连这个也没有发现,你也太没用了。


野田昊,一个有钱有颜的花花公子哥,A,睡过的0几乎可以排一个足球场两圈。 也是第三个知道唐仁是个0的人。


当时野田昊站在秦风对面的时候,他敏锐的感觉到了一股不属于A和B的信息素的味道,淡到几乎让正常人忽略。


可是野田昊是谁,泡0无数的他怎么会察觉不到一个0的信息素从唐仁身上释放出来?秦风没有看到野田昊戴_上墨镜之后眼中的玩味。


同样的恶劣,野田昊不打算告诉秦风,看来秦风还是太嫩了啊。


野田昊上飞机之前这么想。


宋义是第四个,他是黑在美国的,这么长时间,纽约这座城市最黑暗的地方他都有牵连到。宋义的妹妹是个0,当时他为了保护好妹妹,各种门路拼了命也要弄到。


任何抑制剂的味道宋义都清楚,所以他在唐仁脖子上的铜钱.上闻到了伯特利抑制剂的味道


那种抑制剂效果很强大,能让0在A的信息素压制下保持正常不受影响,平时不会散发出信息素,让0可以伪装成B。只不过这种抑制剂一但失效,0的发情期会完全不受控制,十分强烈。


宋义瞥了一眼唐仁,嘻嘻哈哈,看起来完全没有异样。估计脖子上所有的铜钱都是浸泡过抑制剂的。倒是个好办法,任何时候都可以保持清醒。


宋义不关心这个,与他无关。他要做的事还没有完成。






唐仁确实是个0,而这件事只有秦风不知道。


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成 了Kiki和野田昊嘲笑秦风的依据。


查旺甜甜的故事02

[查旺甜甜的故事02

甜甜的祖孙系列

私设如山.

ooc预警

再次感谢瑞雪和邦尼哈哈哈哈





邦尼苦恼的趴在阳台上,奶奶明明说好今天接着讲完故事的,结果却早上就去镇上看望老朋友,现在下午了也没有回来。


邦尼气的转身冲下楼,跑到了邻居家的花园前大喊”泽宇!出来玩!“不一会儿从屋里跑出来-个和邦尼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头凌乱的黑发,明显是在午睡中惊醒。


打了个哈欠,泽宇困倦的看着邦尼”不就是个故事嘛,瑞雪奶奶不在,我们去看她的故事本子不就行了?”


瑞雪奶奶有一个从来不让人看的故事本子,红褐色的封面,有一-枚银制的封扣,什么图案也没有,但十分精美。瑞雪奶奶的本子谁也没有看过,只知道所有的故事都在那个本子上。


邦尼犹豫了- -下,在心中默默权衡着故事的结局和瑞雷奶奶是不是会生气哪个更重要,泽宇见他半天不出声,干脆-把拉起邦尼朝屋子走去”怕什么,瑞雪奶奶不会发现的!'


就这样两个男孩找出了那个神秘的本子,满心欢喜的打开了。


泽宇在密密麻麻的目录中很快找到了邦尼想要的故事,名字叫"薄荷红丝绒”




“有一天,他们的生活被打破了,有别的糖果获得了旺卡的巧克力秘方,让旺卡几乎失去了他的巧克力工厂,旺卡每天都很难过,只有查理陪在他身边安慰他


时间长了,旺卡渐渐喜欢上了查理,喜欢上了这块善良的薄荷巧克力。


而查理,却总是拒绝旺卡的心意,他告诉旺卡,薄荷和红丝绒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旺卡不明只要两块巧克力彼此喜欢就好了啊,为什么要在意味道呢。


可是查理总是这样说,很快旺卡就不再向他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旺卡也是会累的。


查理仍然是陪在旺卡身边,温柔的安慰他。可是旺卡不想要那些,他想要的是那块薄荷巧克力。


可是旺卡没有想到偷走秘方的是查理,在偶然撞见查理把秘方递给那块不认识的糖果的时候,旺卡几乎心痛的要死。


为什么偏偏是查理。


为什么呢。


这件事旺卡没有说,查理仍然是和以前一-样,巡视工厂,改进配方,温柔的拥抱旺卡。旺卡却再也不笑了,他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连巧克力工厂也不去管。


很快,旺卡死去了,变成了-块普通的红丝绒巧克力。


查理接管了旺卡的工厂,开始努力的研制能拥有思想的巧克力。


可是他怎么样都无法成功,他不知道是为什么


查理想起了旺卡,突然查理只觉得心口很痛。


他是加入了旺卡眼泪制作成的薄荷巧克力。


他想起了旺卡制作他时的小心翼翼,倾注的满心爱意,认为失败时的懊悔心痛,原来他是这样被制作出来的啊。


查理发现自己早已爱上了旺卡,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而已。


偷走秘方只是想要更多的机会去拥抱旺卡,他可以有理由去接触旺卡。


可是现在,查理失去旺卡了,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还没有看完,一只手就抽走了本子'邦尼!泽宇!你们俩个淘气鬼怎么乱看奶奶的本子?”


两个男孩一抬头就对上了瑞雪奶奶含怒的目光,泽宇猛然大喊一声"邦尼快跑啊!‘


两个人一溜烟跑了出去,还不忙回头冲瑞雪奶奶喊”奶奶对不起啊,我们不是故意的! "瑞雪奶奶无奈的拍拍本子上的灰,扫了一眼本子。


“都说了这个故事的结局不适合讲给孩子听啊。


故事的结尾部分用红色的墨水写着凌乱的字母。

"He regretted it but couldn't come back, What he loves will never come back, He's goingto suffer the most, Lose what they love and live in the world!'




甜的甜的相信我泽宇不是刀子精


[查旺]奶奶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

@Ruer -瑞雪 

@Bonney_D 

客串一下

我想不出名字了

[贝杰烙印于心

私设如山

0oC预警

是一时冲动的文凑合看吧




知道烧红的烙铁落在皮肉上有多疼吗。

你知道吗?贝克特?

又一次惊醒。

……杰克


贝克特翻身坐起,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心口隐隐作痛。


窗外仍是浓稠的黑色,什么也看不清,贝克特站在窗边,眼中出现了一丝迷茫。


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金钱,权力,地位。


只要是他想要的,他都会用尽手段来获得。


可贝克特偏偏没能得到那只麻雀,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飞向大海,义无反顾毫无留恋的离开。贝克特当时眼中只有漫天燃烧时的火光和快感,竟没有看到杰克眼中一点点黯淡的光,终归于死寂。


贝克特没有看到,在那时,杰克,属于他的杰克.斯派罗,已经死了。


贝克特攥紧了胸口的衣服,他感觉这夜太黑太静了,几乎让他窒息。

如同溺在水中的人,挣扎着想获得氧气,却被那黑夜缠的更紧,直坠到深渊,逃离不了。贝克特像是支撑不住身体,跪倒在了地板上。


他错了,他自认为自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却忘了麻雀永远是关不住的。


他亲手毁了麻雀最留恋和最爱的东西,所以麻雀纵身投向海洋的怀抱,再也没有回头。贝克特颤抖着手,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坠子, -缕杰克的头发,穿着- -枚西班牙银币。

那是杰克偶然发现的,贝克特说做个收藏也好。


杰克就笑着割下自己的一缕头发穿了银币送了贝克特”就当我一-直陪着你。


贝克特再想起当时的话,只有满心苦涩。


坠子还在,送他的人,却不在了。

真是讽刺。


贝克特支起身,嘴角扬起自嘲的笑。


他拥有过麻雀,可他亲手毁了关着麻雀的笼子,让他飞向大海。贝克特后悔了,他发现即使得到了权利,他却失掉了真心。


-到天亮。

他穿好衣服,重新挂上虛伪的假笑。

推开门。

不再带有任何一丝自己的情绪。


麻雀,你知道吗?

我给你留下的烙印是在手腕上,你给我留下的烙印是在心上。





(我突然觉得贝克特只有晚上会这样发泄自己的情绪吧,白天还是就是挂着虚伪的假笑来带着面具继续做他的勋爵。)





(脑残泽宇在线科普:

烙铁的使用阶段分为三种。

一种是痛苦程度较轻,即仅仅把烙铁加热,但不烧红,所以受刑时仅仅感觉到烫,“烫"得稍微偏向“痛",不会留下烙印,痛苦程度较轻,对人体危害较小;

一种是痛苦程度中等,把烙铁烧到微微有些火色(就是红色、橘红色)但不全红,红色旁边有些发白。灼于皮肤时发出小声的“呲毗”的声音,受刑者感觉到痛,但不至于痛到昏迷,留下烙印,但1个月内烙印自然消除;

-种是痛苦程度严重,把烙铁烧得通红,灼于皮肤时发出响声,并冒烟,受刑者感到剧痛,并忍不住疼痛大声惨叫、昏迷,留下的烙印终身不可消除(除非用药或做植皮手术),痛苦程度最为严重。杰克手腕上留下的烙印算是第三种程度吧,终身无法消除,突然心疼)


[大小船]爱情就像龙卷风

私设如山脑抽产物。

你x迪安科素]如何分别骗子口中的真话?

[你x迪安科素]如何分别骗子口中的真话?

私设如山

0oc预警

蓝补《第九道门8一时底抽产物

这部里而普子好白好嫩,啊啊啊啊,还有腹肌! !我思想觉悟不高

见谅




门照常在下午六点的时候发出了刺耳的声响,然后被随意的关上。.

你皱了眉,有些心疼那扇你花了大价钱请人订制的巴里黄檀的雕花木门。

放下手中的收藏薄,你抬头看着让你蒙受损失的革则祸首"科索,告诉做多少次了,別那样祸击我的东西。、

科实毫不在意的把他那个路旧的帆布包期到你面前”看看,我又给你带回来了一套绝版书 。世面上估计得十五万美元,我只用了一万, 那个死胖子着急出手一-批他认为没用的旧书,而我在那些书里发现了这套珍品。

你无奈的笑笑”我知道了.可科索,告诉过你钱并不用你管.为什么还不把你那包换掉?”说着你就伸手摸过了那人的睡,让他坐在自己怀里,

科囊大大方方的给了你一个吻我的大金主。那可是我的老伙计了,换了新的我不习慢。”你半眯了銀野看着他,这个在专门从事珍变典籍交易的经纪人,同时也是个在同行中突名照著的大骗子,通曾只相信于他的佣金数目.往往花最少的价格来买入珍责的书籍高价售出.靠此谋利。

而这样的人,却偏偏是你的恋人,是你放在心尖的人。

你再次拉过他响了上去,同时脱掉了他的风衣外套,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压押不住自己的性欲。

他的眼睛,嘴角,他的锁骨,腹肌,白哲的肤色,无时无刻的在勾引着你。

让你只想堵上他那张骗过无敌人的嘴,扯下他的衣股,把他压在床上弄,听他满带情色的呻吟。

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迹和暖味的红痕。

科索瑞息着搂住你,很角带了勾人的红”哈利,去。去床上。"

你笑看抱起他走向卧室。

“当然可以。”

科索向来在情事上没什么要求,只是由着你的性子来做。然后主动迎台。

你提惨了他这一点。

粗暴的扯下他的衣服,当然,你只是在前戏比较急解,毕竟你担心让他受伤。

可有时候你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做到科素第二天下不了床,然后再愧疚的给他操腰。但每次你都是弄到他带着哭腔求饶才肯停下。

你居高临下的按住他的手,笑的不怀好意”饿了我这么久。这次该让我吃饱吧,科索?”他没有回答,只是给你了一个深吻。

你明白这就是他的回答。

"yes, my love。"

AII杰]当他们都是钢筋直男

[AII杰]当他们都是钢筋直男

私设如山

0oC预警

沙雕小短打

脑抽产物

当麻雀对他们说自己好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铁船]

杰克看着赤裸.上半身在挥汗如雨的打铁的威尔,火光映照下威尔的肌肉仿佛成了古铜色。背脊挺直,好像在他挺秀的身材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杰克舔舔嘴唇,伸手搭上威尔的脖子“威尔,我好热啊。”

威尔一-愣,- -把抱过杰克,杰克正准备扯下威尔的裤子,和他在铁匠铺来一发的时候 。却听见威尔满含内疚的声音。

"抱歉,杰克,我忘了铁匠铺里生着火,下次我铸铁的时候你要不在门口坐着吧,门口凉快杰克嘴角抽了抽,狠狠地踹开威尔。

“MD你自己在门口凉快去吧!”





[萨杰]

杰克对萨拉查一直在看 书的举动很是不满。

居然无视杰克斯派罗船长的魅力?

杰克干脆拉开自己衬衫领口,跨坐在萨拉查腿.上。

萨拉查合.上书抬头“热?”

杰克一脸无辜的点点头“你不觉得很热吗?萨拉查~"声音带了挑逗。话音未落,杰克就被萨拉查大手一挥扒拉到了 地板上。

?????

滚落到地板.上的杰克不敢置信的看着萨拉查。

只见萨拉查又拿起了书,淡定的开口。

“热你还坐我腿上,不知道会更热吗?”

“我日你祖宗萨拉查! !”





[巴杰]

杰克随口说了一句“我好热,巴博萨。”

然后腰疼了三天。

(老巴不可能是直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贝杰]

杰克和贝克特待在一-起的时候 ,贝克特总是在忙着批阅文件,看都不看杰克- -眼 。

杰克有点挫败的坐在了贝克特的办公桌上。

“贝克特,我好热啊。”

贝克特闻言停了笔,笑的宠溺“酒窖里我让人给你冰镇了几桶朗姆酒,我批阅完公函就来陪你好吗?”

杰克精神一振,搂住贝克特的脖子猛亲了一-口,欢快的去寻找朗姆酒。

贝克特收到了麻雀的吻一-个并且刷到了麻雀的好感度。

(老贝怎么可能听不懂杰克的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诺杰]

“诺林顿,我好热啊。"杰克不满的抱怨着。

刚说完诺林顿就一-把抱起他压在床上。

“那床上凉快吗?”

杰克含着笑吻上诺林顿的唇。

“当然。”

(诺准将那么体贴怎么会是直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亨杰]

杰克无聊的起了调戏亨利的念头,解开自己的衬衫坐到了亨利怀里。

“亨利,我好热~”

感觉亨利的身体明显- -僵,杰克轻笑着准备起身,却被亨利一下圈进了怀里。“我、我也好热。”

(比他爸强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英语里面的| am very hot是

“我很sao”的意思。

我很热是It is very hot

灵感来自此处